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送财童子论坛 >

www.528t.com赵载吉和他的“南阳水利史志”

发布日期:2021-06-10 10:28   来源:未知   阅读:

  每天6点,南阳市水利局退休干部赵载吉老人都会早早起床,打开电脑查看当天的天气,并在笔记本上记下天气、风向、温度、湿度等。每逢周二,他还会起得更早些,匆匆吃完饭就赶到南阳市老干部大学,招呼他的老伙计们上课,行使他“班长”的职责。在课堂上,他会认认真真地把老师讲的庭院经济、烹调、电脑等知识记录在笔记本上。从2000年到现在,赵老的学习笔记已经做了20多本,但最让他得意的还是从1962年开始,他用52年写的120本、500万字的水利工作日记——

  对南阳老水利人来说,“赵载吉”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这位登上《南阳地区水利志》(1990年版)编纂委员会名单的老干部,1957年从武汉水利电力大学(今武汉大学水利水电学院)毕业后,到河南省水利厅上班。3年后为支援地方建设,他来到当时的南阳地区水利局农水科、水保站等部门工作,直到1998年退休。

  赵载吉1938年出生于湖南省湘乡县一个农民家庭,家里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妹妹。他父母刚开始在县城做点小生意维持全家的生活。可社会动乱不稳,父亲又过早离世,家里的情况一下子困难起来。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赵载吉加倍努力,考取了公办学校,11岁就只身离开家乡到外地上学。1957年,他从武汉水利电力大学毕业,班上的一位同学听说自己要被分配到郑州工作,当时就被吓哭了。1957~1958年正是河南最苦难的时候,赵载吉听说后,主动和这位同学交换了工作分配地点,愿意到河南省水利厅工作。

  “我是国家培养出来的,还讲什么价钱。工作就是党和国家交给我的任务,我要努力完成。”从此之后,赵载吉就扎根河南,认认真真、兢兢业业地做起水利事业,把自己的一生和家庭都安放在了河南。

  他先是在省水利厅上班,3年后为支援地方建设,到南阳工作,这一干就是40年。

  “在农水科,我主要负责打井队工作,南阳13个县市区的每个乡镇我都去打过井,只有3个乡镇的政府大院没进去过。我这一辈子,一直在和南阳水利打交道www.528t.com,”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时,满头银发的赵载吉记忆力依旧很好。

  这是一位一辈子痴迷水利技术的老党员,他在工作上遵守着“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的古训,觉得把有用的东西记下来,于自己、于后人都不是坏事。

  于是,1962年,也就是到南阳上班2年后,他开始用“烂笔头”去记南阳的水利事。这一记,就是52年。

  赵载吉的水利工作日记记录了他在农水科、打井办、水保站、老干科等水利系统工作的历程,包括会议文件内容、精神,社会动态,社会调查,细微处包含了每一笔政府拨款、农田水利的分配方案,在扶贫过程中的每一个打井试点都清楚地记录在案,甚至于当地的民情也在列述之中,大大小小有30多个小门类。在儿子赵红旗眼里,父亲“用五十几年的时间,记下见证南阳水利发展的500万字。”

  赵载吉的工作日记是从1962年12月开始的,土黄色桑皮纸封皮的记录簿,纸张已泛黄,封面印着“南阳专员公署水利局”、页眉上写着“跃进的祖国”5个红字,是那个时代的写照。上世纪70年代的是红色封皮笔记本,上面印着“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最高指示;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是或红或绿的塑料皮本,内页日期一栏印着英文“Date”;20世纪的,就变成了时尚的黑皮本,封皮与封底间以暗扣相接。

  52年中日记鲜有间断——只有1968年4月儿子赵红旗出生时,赵载吉因请假在家而没记,其他每一年的每个月、每个星期,都在日记上可查询。

  在写于1982年的日记上,有这样一个故事:当年,有60多户村民的淅川县西簧乡百家沟生产队,因地贫人穷年轻小伙子娶不来媳妇,被称为“光棍队”。为了解决村民吃水难、生活苦的难题,赵载吉和一帮水利人利用节水灌溉技术,将山下泉水引到半山腰,在山腰处发展温州橘项目。脱贫的山民不仅致了富,娶了妻,还给赵载吉送来一大兜甜橘子。

  “我们的这项节水灌溉技术,还获得了省里的科技奖呢。”聊起这个故事,年过古稀的赵载吉语气中透出自豪。在工作的40年中,赵载吉在国家期刊上发表水利专业论文数篇、获得省科技个人进步三等奖、国家水利部和农业部联合颁发的节水技术改进三等奖和4个地区级三等奖。

  52年的风雨中,赵载吉历经过政治运动、遭遇过不公对待,幸运的是,这120本比他生命还重要的日记被完整地保存下来。“这里面,没有一丁点见不得人的东西。”说起日记历经半个世纪终于存留下来,赵载吉摸着心口说,“这一点我最骄傲,因为记有日记,同事赵东山还免于被冤枉。”

  赵东山是打井队的技工,为了完成打井任务,在连续奋战几天几夜后,他实在太累了,在打井机旁边就睡着了。因为机器的噪音大,他醒来后耳朵聋了。就是这样一位为水利事业奉献了大半辈子的人,却在后来被反对派诬陷贪污了单位一车煤。

  赵载吉听说后,拿出自己的日记本,当天拉了几车煤、司机是谁、存放哪里上面都记得清清楚楚。看了这些原始资料,反对派灰溜溜地走了。

  赵载吉的儿子赵红旗是南阳市土地局内河督查组的工作人员,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父亲赵载吉的宝贝。

  2013年1月,赵红旗在书房里整理书籍,突然翻出一摞笔记本。这些“一摸皮都脆了”的小本本,每一页都被黑色或蓝色的钢笔字填满。这是什么?赵红旗挑出一本,小心翼翼地一页一页翻看下去,看到腰酸背痛时,才明白“上面记的东西和南阳水利有关”。

  笔记本上熟悉的字体,是父亲赵载吉的。联想到自己从小到大,父亲有事没事儿总是坐在书桌前又写又画,赵红旗忽然意识到:这样的小本本,父亲应该还有很多。

  就这样,在儿子的央求下,赵载吉用颤颤巍巍的双手,从书柜一角抱出一摞又一摞这样的笔记本。“好好看,这可是我这辈子最宝贵的东西。”。

  从1月到6月,历经半年的漫长阅读,赵红旗才将父亲的笔记看完。合上最后一本的瞬间,他感到内心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强震:在50多年的悠长时光里,父亲不间断地记下了120本日记体的工作笔记。这些被手写文字、手绘图标和填满的笔记,不仅记录了南阳半个世纪来的农田水利、水土保持、防涝治浸的大政方针,而且书写了南阳水利工作者修库建塘、打井开渠、治山保土的感人往事。

  “这日记,分明就是史志。”看完日记后才发觉自己对父亲知之甚少的赵红旗,又历时4个多月,按照日记诞生年代的不同,给每本日记的每一篇都编上编码,为夹在日记中的每份公文、每张图表都贴上编号。

  “有500万字,只多不少。”赵红旗根据每页的字数,算出这120本日记的总字数后,激动得夜不能寐:司马迁写《史记》,不过50多万字;曾国藩记家书,不过百万言。作为员的老父亲,用50多年的春华秋实,记下了见证南阳水利发展的这500万言,是何等不易!120本,500多万字,用秤一称,足足33斤重。

  根据所诞生年代的不同,赵红旗把它们分门别类地贴上编码,整齐地码放在一个大纸箱里,共有5摞,每摞都有两尺多高,远远望去,就像5座小山。“我曾到省档案馆、图书馆查询资料时,询问管理人员有没有收录父亲这样记录长达半个世纪而不间断的史料性日记,工作人员听完后,都说没见过。”

  “根据父亲的日记,我统计过,一年365天,我父亲出差和开会就有210~213天,这种精神真让我感动。我父亲只是一介平民,历时半个世纪做笔记500万字,书写了一个水利工作者、耕耘者努力奋斗和艰辛的一生,给了我很大的力量。”赵红旗说。

  记者随手抽出赵载吉1969年12月的日记,上面就有“南水北调”中线方案的渠首工程——“引丹灌溉工程”动工建设的记载。看着日记上小如蝇虫的文字和叠得皱巴巴的绘图,讲起马上就要通水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赵载吉感慨:“南水北调工程是一个长久坚持下来的工程。南阳的人民为了南水北调已经作了跨世纪的贡献,对北京人民、天津人民、河南省内的城市人民作了很大牺牲和贡献。”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之后,作为一个老水利人,赵载吉十分激动。他一直奔走在陶岔渠首,采写第一手资料,拍摄照片。“我准备分门别类整理一下笔记,充实部分资料,写一部关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史书。”谈起自己的梦想,老人挺直了腰杆,眼神中透出坚毅。

Power by DedeCms